var _hmt = _hmt || []; (function() { var hm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"script"); hm.src = "https://hm.baidu.com/hm.js?7657fb5ae0724ae1582addac3061d2be";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hm, s); })();
完结小说 > 言情小说 > 盛宠之替嫁医妃 > 第六百二 十七章 紧一紧
    “二——二嫂,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?我今天是第一次见到你的妹妹,我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喜欢上她?不对,我跟你妹妹清清白白的,我只是担心怠慢了客人。我真的没有——”lt;/pgt;

    齐睿阳急得都不知道该怎么了,一张俊秀的脸涨得通红。lt;/pgt;

    宋挽凝确定齐睿阳对宋挽如是真的没什么心思,暗暗松了一口气,“我自然知道你是什么样的。不过你跟我妹妹年纪相仿,这一来二去的,万一真的有点什么,那就不好了。”现在没有,那最好了。lt;/pgt;

    齐睿阳同样松了一口气,“二嫂,你妹妹是很好。可我比较喜欢爽朗大气的姑娘。那个——我不是二嫂你的妹妹不爽朗大气,不过她好像有些爱哭。”lt;/pgt;

    提起宋挽如爱哭,他终于想起之前的事,“二嫂还是好好查查吧。哪里有客人才住进来几天,就被府里下人怠慢的。这要是传出去,咱们侯府也没脸不是。”lt;/pgt;

    宋挽凝想了想道,“我想你是误会了。应该是没什么所谓的下人怠慢。”她可知道林氏找了宋国良,而宋国良好像骂了宋挽如。lt;/pgt;

    刚才也就是太担心齐睿阳真的跟宋挽如有什么,所以一时间没想起这事。lt;/pgt;

    如今想起来了,那所有事情就能解释得通了。lt;/pgt;

    齐睿阳自然是相信宋挽凝的话,闻言,点点头,“不是下人怠慢就好。不过二嫂你的妹妹是不是有些奇怪啊,我问她为什么哭,我是不是有下人怠慢,她就一个劲儿地哭,也不否认。我这才误会了。”lt;/pgt;

    宋挽凝笑笑不话了,这让她怎么能呢?难道要她告诉齐睿阳,宋挽如因为她不同意帮忙,所以才哭的?lt;/pgt;

    齐睿阳见宋挽凝不想回答,也没强求,只是心里对宋挽如的印象大打折扣,一个爱哭还喜欢误导别人的姑娘,他是真的不太喜欢。lt;/pgt;

    完话,齐睿阳就离开了。lt;/pgt;

    桃舞给宋挽凝端上一杯茶,一脸担忧,“夫人,姐这是打算做什么?她不会是喜欢五少爷吧?”要不好端端地在一个外男跟前哭做什么?还哭得五少爷来为她话。lt;/pgt;

    这其中真的是太有问题了!lt;/pgt;

    宋挽凝接过茶杯,抿了一口茶,淡淡道,“不知道啊。我现在也真的是有些看不懂我那妹妹心里在想什么了。她也是第一次见五弟吧,那么快就一见钟情了?还是看上了五弟侯府少爷的身份?唉——要是我这妹妹在老家就定了亲事就好了,可能就没那么多事了。”lt;/pgt;

    桃舞沉默片刻,忍不住,“真要在老家就定了亲事,奴婢真担心她来京城,进了侯府,看到了侯府的富贵,就起了悔婚的心思。”lt;/pgt;

    宋挽凝一愣,转而笑了,“你的话也挺有道理的。走,去我爹娘那儿看看。无论她有没有那心思,该紧的绳子还是得帮她紧一紧。”lt;/pgt;

    宋国良和林氏两人正因为宋挽如叹气,听到宋挽凝过来,只能强打起精神,脸上也撑起笑。lt;/pgt;

    宋挽如正待在房间里,回忆着她刚才见到齐睿阳时的场景。lt;/pgt;

    老家本就是个地方,能有什么青年才俊?lt;/pgt;